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> 正文

阿迪達斯&彪馬: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
2019/7/5 16:47:00 來源: 全球紡織網評論(0)4

阿迪達斯彪馬運動

  就在曼聯出售博格巴一事快要有些眉目的時候,贊助商阿迪達斯在背后捅了一刀,他們告知曼聯,要么在賣掉博格巴之后再補一個大牌球星,要么就別賣博格巴。因為按照那份每年7500萬英鎊的贊助合同約定,阿迪達斯利要用曼聯的大牌球星作品牌推廣,如果博格巴離隊而沒有其他補充,贊助商認為曼聯將會失去真正意義上的世界級球員,從而嚴重削弱他們的品牌推廣力度。

  以商業運營而著稱的曼聯,如今在商業價值上遇到麻煩,這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,也包括阿迪達斯自己在內。其實阿迪達斯最近的日子也挺糟心,前幾天,歐盟第二高等法院裁定,阿迪達斯的“三道杠”標識無效,不具備注冊商標的資格。這對于阿迪達斯來說,不亞于晴天霹靂。要知道,商標侵權這件事上,彪馬、特斯拉、耐克、斯凱奇、Fovever 21、溫州小金蛋等等都中過招。這次失手,很可能會在未來給自己帶來相當大的麻煩。

  麻煩還不只這些,4年前挑起贊助費瘋漲序幕的阿迪達斯,這兩年的投資頻頻“爆雷”。AC米蘭、馬賽、沙爾克04紛紛倒戈;剛剛跟皇馬簽下10年15億歐元(帶上獎金每年約1.8億歐)的天價合同,轉眼皇馬就經歷了一個失敗的賽季;尤文圖斯又被另一支穿著阿迪達斯球衣的阿賈克斯掀翻;之后阿賈克斯又被穿著耐克熱刺擋在決賽門外,阿迪達斯只能眼睜睜看著熱刺和穿著New Balance利物浦爭奪歐冠獎杯。

  如果看一下阿迪達斯這兩年的動作,會發現他們如今的麻煩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在志得意滿之后的失策,比如對皇馬,他們遲遲不肯重簽合同,而老佛爺看著其他球隊水漲船高的贊助費,早就急不可耐,在皇馬歐冠三連冠后,老佛爺把阿迪達斯給逼到了談判桌上,再加上曼聯的式微,跟皇馬重簽的合同,已經是“城下之盟”。

  還有簽下阿森納和萊斯特城這兩筆買賣,對公司后來的銷售并無太大幫助,即便在當時也能完全預料,但阿迪達斯還是簽了。坊間傳言,阿迪達斯簽這兩份合同的動機很簡單,就是決不放棄任何一個能打壓彪馬的機會,如果上帝能讓他們滅掉一個對手,他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彪馬,而不是耐克。盡管如今早已物是人非,兩家公司在2009年的友誼賽上還宣稱進入良性競爭,但從誕生時就埋下的基因,不是說變就能變的。

  阿迪達斯和彪馬均誕生于德國巴伐利亞州的黑措根奧拉赫鎮,這里是德國傳統的皮具和制鞋中心,經常出現在慕尼黑啤酒節和巴伐利亞皮短褲就是出產于此。1922年,這個小鎮只有3500多居民,但皮具、制鞋的作坊有112家。在這112家作坊里,有一家兄弟倆經營的“達斯勒兄弟制鞋廠”。

  這家鞋廠,是兄弟倆從父親那里繼承而來,哥哥叫魯道夫-魯迪-達斯勒,性格外向,擅長交際,是一名銷售型人才;弟弟叫阿道夫-阿迪-達斯勒,性格偏內向,喜歡鉆研制鞋技術。一個銷售,一個生產,在外人看來,兄弟倆可謂是珠聯璧合。

  “歐文斯跑鞋”的故事,便來自于兄弟倆的合作。魯道夫憑著眼光和人脈,找到了黑人田徑運動員歐文斯,帶著弟弟和一雙釘鞋上門拜訪,鼓動如簧巧舌說服了歐文斯。在柏林奧運會上,歐文斯穿著這雙鞋,一舉奪得100米、200米、跳遠和4×100米4枚金牌,并在預、次、復、決賽中,平、破奧運紀錄12次,創造了田徑史上的奇跡。

  歐文斯的成績,結結實實地給了鼓吹民族主義的希特勒一巴掌,這個獨裁者本想營造一屆“萬國來朝”的奧運會,并用金牌榜上遙遙領先的優勢好好鼓吹一番自己的民族主義理論。歐文斯奇跡讓這個法西斯頭子提前退場。而達斯勒鞋廠則因此名聲大噪,二戰爆發前,鞋廠的年銷售量已達到20萬雙。

  不過,在兄弟倆拜訪歐文斯的時候,已經心生嫌隙。上世界20、30年代,西方國家遭遇經濟危機,德國也未能幸免,中小企業以及家庭作坊受到了極大的沖擊,失業率激增。魏瑪政府不愿背鍋,有意識的把矛盾轉嫁到猶太人身上,再加上其他社會勢力的推波助瀾,讓德國民眾普遍認為自己的飯碗,就是被猶太人搶走的。

  這種觀念,其實就是當年失業工人們怒砸機器的延續,也讓反猶太的納粹黨趁機做大。1928年到1933年,納粹黨黨員人數從10萬激增到400多萬,達斯勒兄弟就是在這個時期加入的納粹黨。

  魯道夫加入納粹的動機很簡單,他的鞋廠雖然經營得很不錯,但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沖擊,很長一段時間,兩兄弟得親自蹬著由自行車改裝而來的人力發電機給工廠發電,再加上魯道夫喜歡交際的性格,不可避免地會被納粹拉攏洗腦;而阿道夫這種性格,其實并不愿意加入納粹黨,他的動機和舊中國在青、洪幫、哥老會里拜老頭子的小生意人一樣,只是為了在遇到麻煩時,說幾句“一爐香煙往上升,三老四少坐堂中”,就能把麻煩解決,比找警察要好使得多。

  所以,對整天跟著納粹嚷嚷“打英國捐一個月工資、打美國捐一年工資、打蘇聯捐一條命”的哥哥,阿道夫是越看越不順眼。隨著生意日漸紅火,工廠歸屬權的問題又加深了兄弟二人的矛盾。

  在解決經濟危機的時候,經濟學家凱恩斯的理論受到不少政府的青睞,羅斯福和希特勒皆是如此,后來有學者將這二人對凱恩斯理論的運用評價為“道、術”之別。羅斯福推行新政時,第一步是通過推行存款保險、改善養老、失業保險、增加農業補貼等等手段,解決民眾的生計問題,擴大政府支出時,也優先考慮那些能帶來更多就業崗位的項目。所謂衣食足則知榮辱,后來美國參戰后,無論是兵源還是軍隊士氣,都沒出現問題。

  而希特勒好像只記住了一個宏觀調控,或者說是打著宏觀調控的幌子,讓國家的各個經濟主體成為自己戰爭機器的零件。很多時裝品牌,被迫變成了黨衛軍和納粹的制服工廠,黑措根奧拉赫的作坊則專門制作軍用帆布包和軍靴。戰爭形勢逆轉后,有的工廠轉行生產魚雷,達斯勒兄弟鞋廠則專門生產東線士兵夢寐以求的武器——Panzerschreck“坦克殺手”。

  這種當時被稱為“反坦克火箭來復槍”的武器,是德軍在北非繳獲的美國“巴祖卡”火箭筒基礎上研制出來的反坦克武器。由于其生產步驟較為簡單,在大部分專業焊接工人被征調去生產坦克的情況下,國防部讓一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企業生產這種廉價的火箭炮,達斯勒兄弟鞋廠就在其中。沒過多久,哥哥魯道夫被征調到東線戰場,兌現自己“打蘇聯捐一條命”的諾言。此時,兄弟二人關系已很緊張,留在家里的阿道夫時刻都在盼著蘇聯紅軍的炮彈送哥哥上天。

  關于二人決裂的原因,大體有兩種說法,一種是魯道夫參軍前,盟軍轟炸機空襲小鎮,魯道夫家里沒防空洞,只能帶著妻子鉆進阿道夫家的防空洞,而已經蹲在里面的阿道夫說了一句“骯臟的狗雜種又回來了!”雖然他罵的是盟軍飛行員和轟炸機,但魯道夫偏偏對號入座,積怨已久的二人吵得不可開交。

  這一說法是半官方的說法,還有一種是黑措根奧拉赫鎮流傳的說法,在魯道夫被征調到前線的時候,弟弟乘虛而入跟嫂子勾搭在了一起,魯道夫從前線休假回家時,大兒子已經出生,后來魯道夫一直想把家產傳給小兒子,很可能就是出于這方面的原因。不過這兩種說法到底是否真實,如今已很難考證。

  假期結束后,魯道夫扣上那頂綠色頭盔回到前線。后來因為實在頂不住,與幾名戰友當了逃兵,半道上被蓋世太保抓住準備送集中營,幸好他們又被美國大兵攔住,進了美軍戰俘營,好歹撿回了一條命。

  阿道夫和鞋廠同樣幸免于難,還有了后福。美軍占領小鎮后,本想把這個生產火箭筒的鞋廠轟平,阿道夫夫婦挺身而出,說工廠造武器也是被強迫的,而且德國軍隊抓來做工的猶太人,在廠里也算過得不錯,至少活下來了,尤其是在戰前,他們還幫助美國人歐文斯拿到4塊奧運金牌。工廠因此保留下來,而且由于歐文斯的緣故,還獲得了大量來自美國的籃球、棒球鞋的訂單。

  能幸免于難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那就是工廠生產的武器,主要應用在東線戰場。這種射程達到150米的反坦克火箭炮,奪走了大批蘇聯坦克兵的生命,如果兄弟倆和工廠落到了蘇聯人手里,不難想象會是怎樣的結果。

  阿道夫在慶幸之余,也在為逮住魯道夫的人不是蘇聯紅軍而遺憾。傳言阿道夫向美軍寫了一封舉報信,實名舉報魯道夫與黨衛軍的勾結行為,至于這封信是不是阿道夫寫的,始終沒有實錘,但魯道夫認為就是弟弟在背后捅刀子,于是也舉報弟弟為納粹賣力生產武器,還把猶太工人當奴隸使,結果阿道夫也進了局子。好在美國人清算的時候還算講究,也不想被這對狗咬狗的兄弟當狗使,干脆把兩人一起釋放。

  回家之后,兩兄弟總算是消停了下來,翻過二戰這一篇,重新做買賣,工廠里生產火箭筒的鋼管,也被小鎮居民用作了排水管。不過二人也很快正式宣告決裂,弟弟阿道夫用自己的名字創建了后來大名鼎鼎的體育品牌阿迪達斯,原工廠里大部分生產工人都留在他的麾下;哥哥魯道夫的公司經過幾次改名后,成為了同樣大名鼎鼎的彪馬,大部分銷售人員繼續追隨著魯道夫的腳步。

  分家之后,兩家公司一直沒有停止在商業上的互掐。阿迪達斯的廣告語“世界上最好的球鞋”惹惱了魯道夫,并為此打電話警告對方注意點兒,結果阿迪達斯借機起訴彪馬公司搞不正當競爭,法院判定阿迪達斯勝訴,讓魯道夫賠了一大筆罰金,也從此揭開了阿迪達斯利用法律維權的序幕。

  在球隊和球星資源的較量上,兩家公司也是無所不用其極。最著名的莫過于克魯伊夫,當時的荷蘭隊贊助商是阿迪達斯,而克魯伊夫是彪馬的代言人,為了遷就隊內的核心球員,荷蘭足協不惜得罪阿迪達斯,讓克魯伊夫穿著只有兩道杠的隊服出戰世界杯。

  其實類似于克魯伊夫這種事情,之前就多次發生過,兩家公司還被迫坐在一起商量過這種事兒,魯道夫的兒子阿明與阿道夫的兒子霍斯特曾簽訂協議,均不再單獨贊助著名球星。可是這個協議被彪馬率先撕毀,1970年世界杯決賽開球前,貝利突然要求裁判晚幾秒吹開場哨,因為自己要系鞋帶,在他蹲下的那一刻,特寫鏡頭清清楚楚地把彪馬運動鞋呈獻給了全球觀眾。

  兩家公司之間競爭的故事,還多得很,兩家公司也在不同的年代取得過屬于各自的輝煌。兄弟二人在晚年曾見過幾面,但去世后還是分別葬在了小鎮兩端。之后彪馬的繼承人陷入財產紛爭,公司元氣大傷;而阿道夫的兒子霍斯特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,并趁機壓過對手一頭,卻也因為英年早逝而讓公司業務出現停滯。最終,兩家公司均被他人收購。

  如今阿迪達斯又回到了德國商人的手中,有意思的是,魯道夫的孫子也很快投奔到了阿迪達斯。股權的變化讓兩家企業的爭斗有了些許緩和,2009年,兩家公司還在黑措根奧拉赫舉行了一場足球友誼賽,時任阿迪達斯CEO赫貝茨-海納表示,這場比賽是兩家公司在良性競爭的同時保持交流的一個開端。

  但是,雙方在商業競爭方面依然沒有任何放松,阿迪達斯搶了阿森納和萊斯特城,但彪馬也不甘示弱,從對方手里搶來了AC米蘭和馬賽。今年以來,彪馬更是捷報頻傳,先是成為了西甲聯賽的官方合作伙伴,又與城市投資集團簽下10年6.5億英鎊的贊助協議,成為該集團旗下的曼城等球隊的贊助商,另外彪馬已經宣布要重返闊別已久的籃球圈,其野心已然十分明顯。阿迪達斯雖然近期連連受挫,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二者之間的相愛相殺,仍會持續很長的時間。

責任編輯:第一時間
世界服裝鞋帽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.com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世界服裝鞋帽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"來源: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.com",違者,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本網其他來源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
3、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,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,電話:400-779-0282,或者聯系電子郵件: sjfzxm@vip.188.com 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。
4、在本網發表評論者責任自負。
跟帖0
參與0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發言請遵守相關規定

相關閱讀

阿迪達斯&彪馬: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
推薦專題
|
2019/7/5 16:47:00
2

沈月機場穿運動套裝回歸小美好顏值!

明星代言
|
2019/7/5 10:56:00
3

竇靖童成彪馬 PUMA SELECT品牌代言人

新聞速遞
|
2019/7/4 12:09:00
7

彪馬繼續簽約娛樂代言人 竇靖童成PUMA SELECT品牌代言人

即時新聞
|
2019/7/4 12:09:00
8

突然紅火起來的斐樂:你所不了解的高端專業運動品牌

經營攻略
|
2019/7/4 12:06:00
4

突然紅火起來的斐樂:你所不了解的高端專業運動品牌

公司新聞
|
2019/7/4 10:08:00
12

沉寂十年 FILA 歸來 發布了旗下全新潮流運動品牌

休閑裝
|
2019/7/4 9:51:00
10

中外八大運動品牌的升級戰:烽煙四起 寸土不讓

即時新聞
|
2019/7/4 1:47:00
12

專題推薦

閱讀下一篇

香奈兒也上天貓開店了 推出全系列香水和美容產品

繼紀梵希、Tomford之后,又一頂級品牌上天貓開店了。

返回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
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
手機看新聞 手機看新聞
展開
  • 微信公眾號

  • 電話咨詢

  • 400-779-0282
依依色情